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读书

《了不起的匠人》匠心故事"燃并暖"

时间:2017-08-08 14:46:00   来源:澳门金沙网上娱乐网   作者:   责任编辑:刘颖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网讯 美国女孩益西德成付出十年青春,坚守在高原带领藏民用古法编织牦牛绒围巾;在电子排版和铅字印刷的时代,仍然执着于木刻刀和捡字诀的木活字印刷“家谱师”王超辉;不甘心看到手作铁器在工业化的碾压下悄无声息,成为铁匠的蔡德全此;再现祖辈的传统弓箭手艺的锡伯族老人伊春光;让沉寂千年的缂丝团扇穿越到现代社会的“85后”李晶……

  这些东方匠人的故事,出自亚洲首部治愈系匠心微纪录片《了不起的匠人》。它先后荣获“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2016优秀国产纪录片推荐”、“第22届中国电视纪录片最佳网络人气作品”、2016“金熊猫”国际纪录片节最佳新媒体纪录片奖、“2016优秀网络视听作品推选活动优秀视频栏目”等等各大奖项。第二季还在被称为“世界十字路口”的美国时代广场大屏亮相,将“东方美”传递到海外。

  第一季的纪录片虽然已经播完,但是匠人的故事仍在继续,我们用细腻详尽的文字,富有质感的图片,仔仔细细地记录下他们故事,他们的传承,他们的精神。透过纸张、透过油墨,缱绻的文字是属于他们的故事,旖旎的图片是描绘他们的生活。

  他们用着最稳定的手,最纯净的心,打造着器物;他们仍在那个地方,或远离喧闹的城市,或隐于市中,晨起暮落,为了接近极致,倾注一生。

  一座城池,一碗盏

  南宋诗人杨万里曾在《以六一泉煮双井茶》中写道:“鹰爪新茶蟹眼汤,松风鸣雪兔毫霜。细参六一泉中味,故有涪翁句子香。”这字里行间所描绘的饮茶之器,便是“天目盏”。

  而“天目”一词的起源现已难以考察。备受肯定的说法是,在南宋绍熙三年(1192年)至元朝元统元年(1333年)之间的140多年里,在临安天目山上寺院修行的日本僧人,归国时带走了在寺内学习到的茶道礼仪和黑釉茶盏的制作方法。由于不知茶盏其名,故以地名“天目”命名。

  在台湾,距台北仅一小时车程外,三芝乡圆山山顶,有个匠人独自一人过着晨起暮落的生活。他专心研究并创作“油滴天目”30年,在茶艺界、美术界、陶艺界、收藏界,都以“藏色天目”享有盛名。他就是江有庭。  

  古时候一只顶级的“天目盏”可以换一座城池,这足可见它的珍贵。江有庭可以把5块钱的陶土烧制成价值翻了1万多倍的茶碗,并且突破“天目盏”千年黑褐的单一色,烧制出了璀璨的碗底星空。

  烧制“天目盏”因为其釉药黏性强、敏感度高,必须配合烧制的窑压、气温、火候等,各方都需要精准掌控最佳时机,才能烧出质感绝佳的“天目盏”。正因为制作的高难度和高考究,作为中国 三大名釉的“天目盏”,一直被陶艺界奉为难度最大的技艺。

  而作为研究“天目”最为资深的艺术家之一,江有庭的“天目”制作最为精彩之处,是可以用同样的土与釉料烧制出决然不同、前所未有的颜色,仿佛将原本藏在土与釉中的色彩解放出来,因此他将其作品命名为“藏色天目”。  

  江有庭所用的釉药,20多年来就是那几桶,从未更改。而仅靠那几桶釉药就能烧出各式各样的色彩,全世界除他之外没有第二个。但对他来讲,烧的变化有10种,一种釉料就可以变化出不一样的10种结果,这是以前的烧釉色没有走上的路。一件作品只挂一个釉,在窑里面纯粹靠烧,产生的颜色、纹路、光泽的各种变化,就叫作“窑变”。但人们普遍认为“窑变”是不可控的,每个“窑变”都是孤品。

  江有庭却认为这是不成立的:“一般人会把它当作无法出现第二次的偶然‘窑变’效果,但我会把它的原因找出来;当我可以烧制出来时,它就不是烧不出来的‘窑变’了。”

  因此在找到紫色“窑变”的原因之后,他百般尝试,虽然也曾因为釉药的不稳定性屡屡失败,但最终除了紫色之外,红、黄、蓝、绿、金等缤纷色彩仍然陆续出现,在茶碗间自成一个浩瀚的宇宙。他说:“烧窑失败是正常的,不会觉得挫败想放弃,知道是正常的事情就不会有问题!

  “藏色天目”加入氧化铁,以单挂釉的方式,运用氧化、还原互动的火焰,在1320°C—1350°C烧出宝石般的颜色与光泽,其色泽与纹样会随着光线的强弱、照映的角度而变幻万千,犹如来自苍穹的耀动藏在茶碗世界中。“藏色天目”具有的美感,不具备任何意识或内容的传达,此般纯粹能给予人们冥想的力量,进而安定精神、沉淀思绪。

  常有朋友问江有庭何谓“唯事无心烧”,这并不是指没有用心烧,而是不用分别意识来工作,是依本能意识专心工作的意思。简单地说,“唯事无心烧”就是有感受而没有觉得的意思。

  颇具禅意的江有庭,认为要把最简单的事情做到刚刚好,就是要诚心恭敬。因此观看江有庭拉坯,会发现他总是一副专注神情,只见他一气呵成的手劲,瞬间拉出每个口径不一的大小正圆,从容优雅的背后却是三十几年功夫的累积。正如他所说:“陶工三十载,坯土不化装,釉色纯单挂,器形止于圆,不思不创意,唯事无心烧。”

  烧艺,是能量转换出来的一种质感,当这个质感达到很纯粹的时候,它不能受干扰,所以我一个人工作。从不知天目,烧出天目,发现隐藏了千年的天目色彩,别人看我是孤,我的孤是回归本色的匠心。

  ——“天目盏”匠人 江有庭

[进入论坛]
更多相关新闻:

帮办·回顾

副刊·社会

网络热点

津报副刊

社会新闻

网络热点

职业教育第一课
让每位一线工作者都能充分认识危险的存在,了解身边
“圣诞树”艺术节
圣诞临近,拉脱维亚首都里加举办第八届“圣诞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