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读书

与众不同的一百零八回《红楼梦》

时间:2017-11-29 10:18:00   来源:城市快报   作者:   责任编辑:秋云

  《红楼梦》又称《石头记》。《周汝昌校订批点本石头记》是红学家周汝昌对《红楼梦》的一大贡献。

  整部书的突出特点有三:第一,周先生对十余种古抄本进行了大汇校,力图恢复曹雪芹的真笔原文,是迄今为止最为可靠的《红楼梦》版本。第二,脂砚斋的批语达数千条,是《红楼梦》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原稿批语紊乱、讹错、脱落不一而足。鉴于此,周先生对这些批语进行了全面梳理、考证和认定,以便于读者更好地把握和领会。这对于理解《红楼梦》的思想艺术、创作心理等具有重大参考价值。第三,周先生毕生研读《红楼梦》,对曹雪芹的思想情感、创作宗旨、艺术手法均有涉及,其点评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

  此次修订是在2009年版的基础上进行的,同时加上近年从周先生的手稿遗迹中找到的对本书的补评文字约万字,从而使点评更臻完备。

  我们推出这部《一百零八回红楼梦》,首先想表达的是:曹雪芹是写完了《红楼梦》的。曹雪芹写完的《红楼梦》八十回后书稿迷失。迷失的八十回后的内容是可以探佚出来的。

  二百多年前,书商程伟元和书生高鹗合作,在曹雪芹的八十回后续出四十回,构成了一百二十回的本子,自刻印流传至今,影响深远。续书的人与曹雪芹不认识、无来往,且是在曹雪芹逝世差不多三十年后,才推出这样一个一百二十回的本子。百年来有研究者指出,无数读者也都感到,所续四十回虽然使全书有头有尾,在表现宝、黛、钗爱情婚姻悲剧方面也还可以,但总体而言是背离曹雪芹原笔原意的。

  但是读者应该知道,曹雪芹写出的《红楼梦》,早期是以手抄本形式流传的。这些手抄本多数书名定为《石头记》。遗憾的是现今能看到的十余种抄本,大多只有约八十回。这些手抄本最珍贵之处是,正文之外还有大量批语,这些批语多数情况下署名脂砚斋,可见脂砚斋不是一般的评点者,实际上是与曹雪芹关系极为密切的合作著述者。

  在今存的被称为庚辰本的手抄本第四十二回回前批:“钗、玉名虽二个,人却一身,此幻笔也。今书至三十八回时,已过三分之一有余,故写是回,使二人合而为一,请看黛玉逝后宝钗之文字,便知余言不谬矣。”可见曹雪芹的《红楼梦》全稿绝非一百二十回。如果全稿一百二十回,通读并多次编辑校对书稿的脂砚斋,怎么会说“书至三十八回,已过三分之一有余”呢?应该说不足三分之一才顺理呀!当然,光凭这条批语,还可猜想曹雪芹完稿的是一百零九回、一百一十回或一百一十一回。

  周汝昌先生曾多方论证,《石头记》即《红楼梦》,全稿以九回为一情节单元,十二为书中常数,所以全书应该是一百零八回,即9×12=108回。而一百零八回加上开卷楔子与终卷之“情榜”,即符“百十回”之总计数。第一回至第五十四回为全书前半扇,写富贵荣华达于极致。第五十五回至第一百零八回为后半扇,写盛极而衰。

  我们出版本套书的宗旨是,为读者们提供一个与坊间一百二十回通行本不同,特别是与红楼梦研究所那个用被擅改过的庚辰本加上程、高伪续本不同的一百零八回读本,尽可能复原曹雪芹原稿风貌。

  这部一百零八回的《红楼梦》,前八十回,由周汝昌、周祜昌、周伦玲两代三人,历经半个多世纪,将流传至今的十多个手抄古本,逐字逐词逐句加以比对,选出其中最能体现曹雪芹原笔原义的文字,加以连缀,形成最接近曹雪芹原著的文本。这次印造,还特别保留了手抄本中脂砚斋的批语,许多《红楼梦》爱好者希望能在读到原文时,也能方便地一起读到古本中脂砚斋的批语,这个印本满足了他们的这个需求。

  这个本子八十回后,接以刘心武先生的续书二十八回。所以这本书叫做《一百零八回红楼梦》。

  张爱玲曾说过人生三大恨:鲥鱼多刺、海棠无香和红楼未完。百多年来,续《红楼》者如过江之鲫。从清代开始至今这二百余年,续者众多,但多是从一百二十回往后续,或从林黛玉魂归离恨天往后续,近人张之的《红楼梦新补》是从八十回后续了三十回,周玉清的《红楼梦新续》则在八十回后续了三十九回。

  刘心武先生的续书则与上述续书的出发点不同,上述续书多由续者根据自己的认知与想象自由发挥,意在创造出自己满意的文本,刘心武则完全是出于探佚的目的,即利用续书的形式,来体现对曹雪芹迷失的后二十八回书稿的探佚成果。探佚的依据,除前八十回正文中草蛇灰线、伏延千里的种种伏笔,以及大量脂砚斋批语的引用、明示、透露、逗漏外,还有曹雪芹同时代交往过的人士的诗文,以及其他如清宫档案、文人笔记等多方资料。这所续二十八回,对前八十回的照应,对人物命运的轨迹及结局,皆有根据,不敢擅自飘离。

  刘心武自称,他的红学研究,特别是对曹雪芹《红楼梦》八十回后的探佚,完全是在周汝昌先生的鼓励指导下完成的,是恢复曹雪芹《红楼梦》后二十八回原意的一次尝试,以往和当代都还没有其他人这样尝试过。当然,刘心武在续书中,也有与周汝昌先生判断不尽相同之处,这个本子前八十回有周汝昌先生不少评点,第一回贾雨村吟出的对子“玉在椟中求善价,钗于奁内待时飞”,周先生认为并无深意,不是伏笔,刘心武却认为是伏笔,在续书中加以照应。这些见仁见智,都供读者参考、把玩。

  在周汝昌先生百年诞辰之际,我们推出这个最接近曹雪芹原笔原意,与众不同的《一百零八回红楼梦》,是希望能使广大读者多一个版本选择。

  节选自本书《编者的话》

[进入论坛]
更多相关新闻:

帮办·回顾

副刊·社会

网络热点

津报副刊

社会新闻

网络热点

特朗普签太空令
美国总统特朗普11日签署第一份太空政策指令,宣布
滨海扫描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经济技术开发区绿色低碳企业凯莱英以技术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