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读书

文明如何加速人类进化

时间:2018-01-05 10:37:00   来源:城市快报   作者:李宁   责任编辑:秋云

  新书小档案

  新书书目:《一万年的爆发》

  阅读关键词:进化、遗传学、颠覆性观点、挑衅性思想、争议

  点评:任何想要了解人类起源和人类未来的人都必须认真对待《一万年的爆发》中的挑衅性思想。——《华尔街日报》

  五分钟带你了解这本书

  人类进化并未停滞,而是加速了

  人类演化很久以前就停止了——这曾是社会科学领域所达成的共识,其中最近的版本是,演化在大约五万年前人类开始扩张并走出非洲前就停止了。

  城市快报报道 记者 李宁 然而,美国的两位作家雷戈里·柯克伦和亨利·哈本丁,他们分别是生物物理学家和在人类学人口遗传学方面有很大建树的美国国家科学院成员,却从遗传学角度提出了不同的观点:别傻了,“如果演化在那时就停止了,那么世界各地人类的体质也应该是一样的,但事实明显不是这样”。他们认为,人类进化非但没有停止,反而在这一万年中经历了大爆发。

  这些不同以往的观点,被逻辑清晰而又散文化的语言,记录在《一万年的爆发:文明如何加速人类进化》这本书中。全新的研究框架、颠覆性的观点,为所有读者提供了看待人类过去、现在和将来的独特角度。

  淀粉曾影响人类的身高

  在书中,两位作者论述的一个重要问题是:人类的进化并未止步于解剖学意义上的现代人类出现后,甚至,一万年前农业出现后,人类经历了一次爆炸式的演化。

  他们认为,演化停滞需要一个静滞的环境,而人类一直以来都不曾有稳定和静滞的环境,制造工具等现代化行为的出现,带来的是环境的更大革新和变化,特别是大约一万年前农业的出现,使得人类的进化速度进一步加快。

  之所以这样说,主要有如下几个原因。第一,农业带来了极大的人口扩张,基数的增加让拥有变异基因的个体变多,整个族群的变化也开始加速。第二,农业极大地改变了人类的生活方式,而且使不同地区人类的生活方式发生了极大差异,这是促进人类进化的直接原因。举例来说,淀粉替换动物蛋白质直接导致身高降低了12厘米,维生素D的缺乏则改变了人类的肤色。第三,过去自然的变化是导致人类进化的主要原因,农业生产使得人们有能力改变自然,于是,文化模式代替自然成了促进人类进化的原因。

  农业的出现使人类在最近这一万年里飞速地进化,出现了完全不同的族群,不但外貌和生理结构不一样,智商也存在差距,正是这个差距导致了有的民族强大,有的民族落后。如今的信息革命,对人类的改变可以媲美一万年前的农业革命,作者因此得出结论:人类的进化仍将继续。

  文化革新始于250万年前

  其实,人类的种群之间存在巨大差异,这种现象已经被很多研究者注意到了。试图回答其原因的最著名的一本书,是曾经荣获美国普利策奖和英国科普书奖的戴蒙德所著的《枪炮、病菌与钢铁》。

  就承认不同族群之间差距这一点,本书和雷蒙德的作品是相同的,但两位作者还是对雷蒙德的观点提出了不少异议。比如,雷蒙德认为,人类之间的差异基本都是文化的差异。他这种结论有一个很重要的基本前提,那就是人类自从走出非洲后,发生变化的只是肤色、鼻梁高度等表面因素。因为人类摆脱了自然选择的压力,所以人类的差异是由后天的文化环境差异造成的。也就是说,雷蒙德认为人类在本质上是相同的。既然如此,落后国家可以以发达国家为样板,吸收其经验,实现国家富强。

  雷蒙德的这种观点,在当时强有力地摧毁了以种族主义为基础的人类史理论,赢得了广泛的赞同,但本书的两位作者所批判的,恰恰是这一点。他们认为,根据历史学家的研究,一个国家如今的经济发展水平与其进入农业化的时间紧密相关。之所以出现这种状况,是因为农业的出现促进了文明的发展,而文明的发展又改变了不同种群的基因,自然,不同的基因导致了不同族群的不同思维方式,差异由此而生。

  “文化革新在很长的时间里都是人类生物学变化的驱动力,在约250万年前人类开始使用工具之后就一直如此。自然选择青睐那些从事早期文化革新的原始人类大脑,而这些革新本身就导向更多身体和心理上的变化。”作者在书中如是说。他们所关注的,其实是基于硬件,即身体和大脑的变化。他们在前言中如此描绘这种变化的重要性:“如果这些硬件的变化不重要,狗都可以玩扑克了。”

  用多种有趣的事例论证进化从未停止

  关于这本书的独特之处,作者其实在前言中就给出了精准的论述。他们说,以往的研究大多是基于社会科学尤其是人类学,而他们主要依靠的是遗传学。

  “由于当下的分子生物学革命,遗传信息的积累速率极为惊人,所以我们相信这个方法将卓有成效。同时我们也应用古生物学、考古学和经典历史学来支持我们的论点。我们认为不应该忽视任何相关信息。”作者表示。

  在陈述这本书所采用的框架时,两位作者说,传统史学述说关于战争、王国和伟人的故事,同时有观念史和科技史的研究,计量历史学家则研究商业和人口发展趋势。具体到他们的研究,则特别关注影响人类自然选择的历史因素,特别是那些有利于创造和传播新的等位基因的因素。比方说:“如果一个国家雇用外国军队,我们感兴趣的是雇佣军的数量、他们来自何方、雇佣军定居和与本地人口混合的程度。只要雇佣军活下来并繁衍生息,我们不会太关心他们打赢了仗没有。同时我们也不理会他们带来的文化,除非这些文化改变了自然选择的压力或影响了基因流。”简而言之,他们所关心的,是基因,即硬件的变化。

  在论述的具体过程中,他们所采用的事例,既因为发生在距离我们较近的时代而不至于让读者觉得有疏离感,又因为其实常被忽略而显得新奇有趣。比如,在驳斥美国著名古生物学家斯蒂芬·杰伊·古尔德所说的距今5万至10万年就是“一眨眼的时间”,时间太短所以不可能看到“任何在进化意义上显著不同的特征”时,作者所举出这样一个事例:在过去7000年内,玉米从一种叫蜀黍的野草演化为现在的样子。另一个极端的例子则是,前苏联科学家用40年就成功得到了一个驯养狐狸的品种。

  这本书中有些观点,如今并不是学界的共识,但作者的论述逻辑严密且自成一体,为多角度看待人类的进化,提供了独特的思路与方向。

[进入论坛]
更多相关新闻:

帮办·回顾

副刊·社会

网络热点

津报副刊

社会新闻

网络热点

高新区引进人才
截至目前,高新区已先后在美国、加拿大、新西兰
于家堡饮食文化
近日,著名美食评论家董克平在滨海新区于家堡堡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