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津报副刊

乖乖女都住着叛逆少女

时间:2017-07-31 09:44:00   来源:每日新报   作者:阿德   责任编辑:秋云

  樱桃 18岁 高中毕业生  

  我的成长环境就像我房间的颜色一样:粉红色。

  我备受亲人疼爱,吃穿用行从来没有亏待过我。我回报之甜丝丝的呼唤,反而得到更多的优待——亲戚们总是高看我一眼,我逐渐成了别人家的谁谁谁;我备受老师待见,每一科老师从未对我剑拔弩张过;我的同学缘也不错,我很少卷入口舌纷争之中,保持着团结每一个人的姿态。再加上我在班上出钱又出力,所以每次选举的票数都遥遥领先。

  我沉浸在这种自我陶醉之中,自我感觉良好。我过的生活谈不上完美,但是接近完美。这塑造了我的性格,或许也将决定我的人生。每当同桌送上八卦榨汁,我都强忍着课上开小差的冲动,坚持认真听讲。即使回到家我依然忍不住翻开来看,依然对里边的分分合合指手画脚——这简直跟我的生活格格不入。

  感觉你的生活很规律,很“老干部”。

  长到了18岁,我突然烦了——没有征兆地烦了——我还有其他可能吗?

  你是如何意识到的呢?

  高三这一年发生了很多事。首先是我的同桌——成绩一般,长相一般,个头一般,穿衣打扮可谓古怪,激动的时候还有一点口吃。这样的人放在人堆里,我也许都不会注意到她。

  后来,这个热爱八卦的女孩早恋了,喜欢上了一个学弟。突然有一天,她躲在桌子底下发微信时激动地哭了。我以为她受了什么刺激,没想到的是,那个男孩终于决定和她一起穿情侣鞋上学了。要知道在一个班里,穿同样的鞋都不值得大惊小怪,更何况两个人还在不同年级。可就是这个傻姑娘,整整激动了一下午,让我觉得好玩极了。

  还有我中学班上的体育生。那是一个篮球生,体育特长进了我们学校。在我眼里,体育生就是来混日子的。有一次下雨,我路过操场,看见他冒雨打篮球。我多问了一句,他直接把球扔了过来,意思是让我投篮。我举着雨伞,眼看着球从我身边穿过。他去捡球了,回来时跟我说,这种无忧无虑打篮球的机会越来越少了。

  最后是我班上的那位贫困生。学校每一次举办献爱心活动,我都慷慨解囊。我受不了这些人没钱吃肉、天天喝面汤的处境。可事实上,这位贫困生拒绝了帮助,头也不回地去打工了——暑假在天桥上立个摊子贴手机膜;寒假则在原地卖玫瑰花。高三备考期间,没有看到他的身影。后来才知道,因为经商头脑实在出色,人家拿着十几万的本钱南下创业去了。

[进入论坛]
更多相关新闻:

帮办·回顾

副刊·社会

网络热点

津报副刊

社会新闻

网络热点

赵北村走上富裕路
娴熟地侍弄着地里的萝卜,秋季的收获让农民陈吉庆
消防官兵坚守岗位
2016年12月30日,澳门金沙网上娱乐消防总队开发区支队八大街中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