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津报副刊

靠女人"发家"

时间:2017-08-02 09:38:00   来源:每日新报   作者:阿德   责任编辑:秋云

  诉 咖啡 32岁  销售

  在我看来,80后是悲催的一代人——还觉得自己是个孩子呢,已经被推到了社会上摸爬滚打。所有人,包括父母在内,都用事实告诉你:你长大了,成熟了,应该承担这样或那样的责任了。似乎没有人问过我:这种生活究竟是不是我想过的,我到底累不累?

  你累吗?

  我好像天生是个目标性明确的人。小时候我们家住平房,后来赶上拆迁搬到了郊区。我妈问过我以后想找一个什么样的姑娘。我很冷静地思考了一下,觉得自己的挑选余地并不大。

  因为现实问题。上小学的时候,我们被教育要整齐划一,直到上大学我才发现,原来有的孩子是爸妈开车送来的,有的孩子是和爸妈骑自行车来的。

  我是在南方上的大学,这种感受尤为深刻。初来乍到,北方人总喜欢请客吃饭,当时我还笑话南方同学寒酸,吃碗汤圆都恨不得各付各的。后来我才知道人家家里非富即贵。特别是找工作那阵。我挤在人才市场的人流里投简历,宿舍哥们儿不紧不慢地谈恋爱看电影。

  也就是突然,我身边的这些一感冒就流着大鼻涕擦不干净的,每到月底就四处借钱的,甚至晚上还尿过炕的同学,竟然摇身一变成为了某某银行、某某企业的储备干部。甚至有的人还没把鼻涕抹干净,就跳上飞机,往美国游学去了。

  这件事对我触动特别大。后来我才知道,这些同学的父母几乎都是生意人,脑子活,积蓄多,而且低调。曾经一个同学请了一个月的假全中国旅游去了。我说你真美。他唉声叹气地说,其实是买了一路的房子。

  生活让我们变得谦逊。当然更多的来自于外界刺激。

  我现在时常想,对于物质我们要求得是不是太高了呢?别人都说我怪,一件T恤能穿好多年,在我眼里,穿得好不好不过是给别人看的。关键是我内心里其实蛮鄙视那些特别装的人。我身边很多亲戚都是有钱人,但这几年离婚的离婚,破产的破产,他们真的开心吗?

  选择女友这件事,你是否也用物质的眼光看待?

  我很早就谈了恋爱。我的第一个恋爱对象是我的初中同学,她最大的梦想是拥有一个彩屏手机,后来几任女友的愿望,从手机升级为摩托车、POLO、两室一厅的房子以及带高尔夫球场的别墅。最开始我们谈情,后来大家在谈钱的间隙谈谈情。我觉得这很合理,因为你得生存。

  生活让我明白:喜欢是一回事,真正选择又另当别论了。现在很多人都说,交朋友不能带有利益因素。我觉得这是废话。在我看来,两个人不仅要有共同的语言、相同的价值观,往往还存在着利益关系。

  临近毕业我开始了一段恋爱,因为她我也找到了第一份工作。她是我所在社团的社长。对她钟情缘于一件事。当时我们组织活动需要经费,我被要求协助她去企业拉赞助费。头一天晚上我还在想碰了钉子会不会很难堪。到了现场,她已经和老总喝茶叙旧了。她给我介绍,说这位是她爸的好朋友,从小看她长大的。我这才发现,她对于人情世故如此精通。

  我们恋爱了,因为她的推荐,我进了她叔叔的公司。

  担心别人说闲话吗?

  我一直坚信我自己的能力。我本来是应该做行政的,但我主动申请去了销售部。我有自己的打算,一是只要有业绩,赚得比较多,二是为了有业绩,逼迫我不得不展现各方面的能力。

  我也清楚我和她之间的差距。即使我在很短时间内充分证明了我自己,我们的差距还是很大。后来她提出了分手,理由是喜欢上了别人。两个人都有出国留学的打算,算是一拍即合。

  听着她的解释,我一下子就释然了。我甚至更加欣赏她。干脆、果断,知道自己要什么,这多么像我自己。我们想找到那个更好的人,才能配得上更好的自己。

  在南方过完了那年的春节,我来到了北京。第一次坐地铁,我就被挤了出来。我重新认识自己:一个北漂。我继续做销售。从地下室慢慢搬到了地上,从胡同搬到了公寓。直到老板拍着我的肩膀说,哥们儿你这几年干得不错。

  女人往往都是你的贵人吗?

  在我的客户里,80%都是女的。我天生具备和女性沟通的能力,并且知道她们的需求。别戴有色眼镜看我们,好像相谈甚欢的男人女人之间,一定要发生点什么似的。

  婚姻是否也是男人的第二次投胎?

  我不知道别人怎么评价。别人问起我太太的情况,我直言相告:也是销售,但比我赚得多。所以你看,虽然我很坦诚我不如我太太,但我必须承认在选择伴侣这件事上我表现得更为现实。

  但这并不是说,我们之间没有欣赏和爱。我们是在一次业务培训时认识的。当时她站在台上分享经验,底下几个男人窃窃私语。我听见了几个版本:一个是她做了一个老总多年的小三,最后也没有转正,一个是她常年游走于达官显贵之间,初恋多年的男友不告而别,最离谱的莫过于她的女友远在美国,她只为早日移民。

  在我眼里,不管传闻是真是假,单就这个人本身,我就已经觉得有意思了。我想认识她。即使她大我5岁。当天晚上我们一起吃了饭,喝了酒,一起起床上班。这种行为其实很值得玩味,但她不装,有什么说什么。她的理论是,如果你想一夜情,可以,如果你想继续下去,也可以。但是前提条件是,每一种状态都得认真。

  说实话,我至今都没有纠结过那些传闻,因为我觉得那些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我很欣赏她在工作中雷厉风行的样子,以及回到家还能为我做一两顿饭。关键是我们目标一致,都是那种在职场中恨不得把对手打得满地找牙的厉害角色。或者说,估计也没有人能理解她,为什么会带队跑市场半个月夜不归宿,只有我懂。

  其实领证前,我还担心过爸妈的态度。没想到她见到我爸妈,显示出了东北人干脆利落的一面,把利害关系摆在了桌面上,几句话之后,我爸妈都跟小学生似的,跟着她点头称是。

  我们没有摆桌而是旅行结婚,房子也是两人在同一层买了两间,打通做了新房。

  担心以后这种女强男弱的状态会带来问题吗?

  我考虑过,但不担心。聪明女人知道要为男人留面子的。

[进入论坛]
更多相关新闻:

帮办·回顾

副刊·社会

网络热点

津报副刊

社会新闻

网络热点

“圣诞树”艺术节
圣诞临近,拉脱维亚首都里加举办第八届“圣诞树”
特朗普签太空令
美国总统特朗普11日签署第一份太空政策指令,宣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