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津报副刊

"百年之后"我要不要争

时间:2017-12-01 10:35:00   来源:澳门金沙网上娱乐网   作者:魏然   责任编辑:秋云

  倾诉者 杜女士 52岁 财务工作

  望:亲人走了 生活灰了

  杜女士穿了一件非常厚实的黑色羽绒服,黑色的裤子,黑色的鞋,全身被黑色包裹着,显得她头上杂乱的白发更加明显。她说,这样的衣着,是因为自己的丈夫去世不久,自己是一个比较传统的人,需要有一段时间在生活方式和个人形象上,有所在意。

  从她说话的语气,还有时时在眼中浮动的泪光,可以看出,她对自己爱人的感情很深,对于这样的别离,特别难过。

  她说,虽然他们只是“半路夫妻”,可是,中途走在一起,并没有影响他们十几年的相濡以沫。但却因为这“半路”的缘故,让她多了现在这些想不到的烦恼。她觉得将要面临的一些事,像这灰蒙蒙的天一样让人绝望。

  闻:我怎么成了局外人

  我和我的老公,是半路夫妻,可我们也生活在一起15年了。他比我大7岁,今年才刚刚算着退休的日子,计划着退休以后我们可以一起做很多以前没时间做的事。没想到,他就这么突然地走了。

  这个打击,对于我来说真的难以承受,更让我难受的是我老公的家里人。我知道,这15年来,他家里人一直不认可我。这次我老公去世,更让我年近90岁的婆婆对我大发雷霆,她认定就是我没照顾好她儿子,也认定就是因为跟我结婚,我老公太累,以至于不到60岁就“累死”了。老人不论怎么评价我,我都忍了,毕竟她这么大年纪,失去了儿子,她的难过,我能理解。

  我老公有一个姐姐,她和我婆婆的观点一样,始终认为:自从我老公跟我结了婚,就没有过一天舒心日子。这可能是因为我们结婚的时候,我一无所有。当年,我是因为家庭暴力和前夫离的婚。我为了能离婚,最后只带着自己的贴身衣服和当时不到10岁的孩子净身出户。当时,我的父母身体还不好。这些年,我孩子读书、就业,我家里父母治病、养老送终,都是我的老公给了我极大的支撑。我非常感激他,我的孩子也特别感恩这个爸爸。

  十五年换不来认可

  老公的突然去世,我的孩子非常难过,可是,在办后事的过程中,婆家的人就是不让我的儿子“靠前儿”。孩子跟着我,在这个家里15年,确实是没有得到过爷爷奶奶、姑姑伯伯们一个好脸色。我和孩子都忍了,但这次孩子是真被伤了。奶奶对他说:“你不是我们家人,你掺和什么。”

  这边,婆家人不让我儿子参与,那边,他们通知了我老公的前妻和他们的儿子。我和老公结婚15年,没有见过他的前妻,他们的儿子,我见过几次。那确实是一个特别优秀的孩子。现在,这个孩子已经是而立之年,事业发展得非常好,从他开的车、办事的能力,还有前来吊唁的朋友,都可以看出他的实力。在他的奶奶和姑姑、叔叔们眼中,他绝对是个宝。看着他以主角儿的身份处理着一切,我和我儿子心里不是滋味,可又说不出什么来。

  我老公的前妻,也是一个特别出色的女人,这是我的真心话。说话、办事、待人接物,真的一看就是又精明又能干又有实力。其实,在这15年中,我已经听到很多我婆家人对她的夸奖和“怀念”。本来,这个“前儿媳”就是我婆婆亲自做主相中的,是他们世交好友家的孩子,从各个方面说,都是极为出色的。可是,我知道我老公的感受,就是对他的前妻敬佩,却很有距离感,这就是他们没有过下去的原因。这次相见,我承认她确实是在各方面都比我强,而且,虽然是离开了这个家十好几年,人家和婆家人的关系仍然比我这个后来者好很多。

  天上的你知道吗

  在与老公最后告别的过程中,我的儿子哭得特别伤心,我知道,孩子是真感情,但是,却被我老公的姐姐说成:“真会演戏,没素质。”而那个一直保持着冷静,彬彬有礼答谢亲友的亲儿子,得到了所有人的夸奖。我在巨大的悲痛和气愤之下,实在是忍不住了,就和婆家的人吵了起来,我的失态和不分场合的“无理取闹”,当然引起了婆家人更大的反感,最后弄到不欢而散。

  后事办理完的两个多月时间里,我都一直没办法从坏情绪里走出来。我只能自己劝自己,其实这些年我知道,虽然我的老公和他前妻几乎没有联系,可婆家很多人还是保持着和她的交往,甚至受着她很多帮助。人家心理上的天平偏向于那一方,也是情理之中。我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反正以后少来往就是了。可是,就在我自己解劝自己的过程中,新情况又来了。本来我和孩子都决定了,要给老公买一块墓地,我们也去看了几处,当决定下来后,我觉得还是应该和婆家说一声。当我告诉婆婆时,她却冷笑着说:“这都多久了,你们才想起这事儿。办白事的时候,人家亲儿子就给办完了,早买好了,不用你操心。”

  真的,这让我很不高兴,这件事,怎么都不和我说一声儿呢?无论如何,我现在是我老公的合法妻子。于是,我找到了我老公的亲儿子,我真的抑制不住自己的气愤,结果,他倒是一直特别有礼貌,告诉我:“我觉得这件事,应该是我作为儿子应该做的,不是不和您商量,是现在一切都刚刚办好,后边安葬等事宜,肯定是会通知您的。”他这么说,我也真的不知道如何答复,后来,他还主动带我去看了一下。可这一看,我又快气疯了。他买的是一个双人的墓穴,还告诉我:“这是我为我爸和我妈准备的,也是我妈妈的意思,等她百年以后,希望和我父亲在一起。”

  事情就是这样,我这些天已经和他们吵了好几次,我不会允许他们这样安排,后边的事情,我也不会配合,没有这么欺负人的。我会和儿子一起按我们的想法办理后边的事情,不论我会遇到多少麻烦,不论要和婆家闹到什么样,我真的受够了。

  问:气愤的根源是什么

  魏然:“您现在的心情我能理解,难过、气愤,本来您也还没有从伤痛中走出来。”

  杜女士:“他们太过分了,当我是什么?这么多年,我就从来没有被认可过。”

  魏然:“他们处理问题,确实有一些不妥之处,但是,气愤和争吵解决不了问题。”

  杜女士:“可能会有人觉得,我不用纠缠这件事,百年之后的事,本来就是不存在的,谁和谁的骨灰放在一起有什么关系,可是,我心里就是特别在意,所以特别生气。”

  魏然:“这件事,确实并不只是一个形式上谁和谁的骨灰在一起的问题,这里有您和老公的感情,也有您对于这么多年自己还没有被认可的一种不平。”

  杜女士:“是的,我太委屈了,到了最后,我和儿子倒成了外人,我不能就这么依着他们。”

  魏然:“您的委屈和不平,是对您婆家人的,他们的评价,现在已经不重要了,您只要知道,这15年中,您的老公对您认可,就可以了。”

  杜女士:“我再想想吧,你说得对,只要我知道我老公对我是认可的,我心里就好受多了。”

  切:在乎别人的感受是最大的善良

  可能有些“想得开”的人,会觉得杜女士有些“多余”,甚至认为她迷信,在新的时代,那么多人都可以不留骨灰,那么执着于缥缈的百年之后干什么?确实,时代不同了,人们的思想观念应该有所转变。

  杜女士遇到的其实并不是一个事情如何处理的问题,而是自己感情寄托和家庭位置的问题。从总体上说,她的要求没有错,她的气愤有道理。作为她老公的家里人,包括她老公的前妻和儿子,未免有些不厚道,甚至可以说,不够善良。他们采用了自己的方式来“报复”让他们的生活不够如意的杜女士。这样做的结果,可能也会让自己一生心中有愧,当然,这是在人性本善的前提下。如果在天无灵,这种争夺只是种无谓的形式。如果在天有灵,操持这些事的人是否真的尊重了被安排者的意愿呢?

[进入论坛]
更多相关新闻:

帮办·回顾

副刊·社会

网络热点

津报副刊

社会新闻

网络热点

“圣诞树”艺术节
圣诞临近,拉脱维亚首都里加举办第八届“圣诞树”
特朗普签太空令
美国总统特朗普11日签署第一份太空政策指令,宣布